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81890710党员服务 >> 时代先锋 >> 平凡岗位上的优秀共产党员事迹 >> 新闻内容
赵玉中:和谐大厦的“螺丝钉”
2006/11/25 0:00:00   点击数:302

 ——记全国法律援助先进工作者、安徽省优秀共产党员赵玉中 

有这样一个人,他把朴素的爱,把一个共产党员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,无私地奉献给了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贫弱群众。他作为共和国对贫困、弱势群众进行法律援助群体中的一员,时刻把党和政府温暖的阳光洒进贫弱者的心头;他甘当社会主义和谐大厦的“螺丝钉”,时刻维护着社会的公平正义。   他就是全国法律援助先进工作者、省优秀共产党员、省第八次党代会代表、巢湖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,被当地百姓亲切地称为“雷锋式的平民律师”——赵玉中。
“看到那淳朴的面孔流泪,我的心就会颤动,我的血就会沸腾。”
2006年8月29日,因妻子在工地受伤的事,求助无门的马洪军,来到了巢湖市法律援助中心。
赵玉中听他讲述遭遇,决定给予他法律援助,并且到他家看望了受害人。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,赵玉中先后找到了相关人员,向他们宣讲法律。经过两个星期艰苦努力,对方同意承担责任。最终双方达成协议,对方一次性补偿受害人2.7万元。马洪军拿到补偿款后,泪流满面:“好人呀,我怎样才能感谢你呀!”
巢湖大地,“好人”赵玉中几乎妇孺皆知。尤其是困难、弱势群众,他们在走投无路时,他们在权益受损害时,他们在遇到难以解开的心结时……他们会情不自禁地奔向赵玉中,从他那里获得支撑,获得希望,获得帮助。
赵玉中走上法律援助道路,是从偶然的事情开始,却是偶然中的必然。
1959年,赵玉中出生在一个老八路的家里。在他10岁的那年年关,一位叔叔拎了条鱼到他家:“这是你爸爸让我带回来的。”他收下了。父亲回到家,询问鱼是从哪里来的?他刚一开口,父亲就甩了他一巴掌:“人家的东西,你怎么能收!”那一掌打得很重,打得他很疼、很委屈,也“打”出了他做人的原则。
“文革”中,父亲被诬陷成“叛徒”,他作为“反革命”的儿子,于1976年下放到了农村。17岁的他,挑起百十斤的担子一路小跑;田间锄草,他一刻不停……他成了村上人见人爱的好青年。在他缺柴少米时,门前总放着大米、蔬菜、瓜果。起先他不敢拿,村上人说,这是叔叔、婶婶们救济你的。他的眼泪扑簌簌地直掉。
1978年,赵玉中光荣参军。勤奋好学的他,两年后考取了军校,之后被分配到远洋二号科学考察船上,担任通信中队长。由于工作突出,他年年受到嘉奖,并荣立了三等功。
1989年10月,赵玉中转业到家乡巢湖市的司法局。从军事岗位转到法律岗位,一切都是那么陌生。尽管他每天提前到办公室打水、扫地、抹桌子,义务帮别人修理电器,但“法律你就不懂了”这样的话语,常常刺痛着他。
“别人能做的事,我一定能做好!”赵玉中不服输。他用6年时间自学,先后取得了法律大专和本科学历,还于1996年通过了司法考试,取得律师资格。此时,身为公律科副科长的赵玉中,得心应手地从事着机关管理工作。但是,一件事情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。
1997年8月的一天,一位50多岁的六安农民找到赵玉中,说儿子到巢湖一矿山打工,在一次爆山取石时被炸掉手臂,矿主只拿出两千元就不管不问。他家没钱打官司,想请管律师的赵玉中帮忙。赵玉中立即帮他联系了三家律师事务所,可是,对方都推说事务忙,脱不开身。
正当赵玉中准备联系另一家律师事务所时,一位同事提醒他:“你不是律师吗,何不试试?”农民一听赵玉中是律师,“咚”的一下就跪倒在地。赵玉中的心当即像被刀割了似的,痛啊!
接下案子的那晚,赵玉中彻夜未眠。第一次当代理人,心里不免发慌,但最重要的是:一旦自己打不赢官司,将对不起这位农民。于是,在充分收集证据后,赵玉中让妻子和女儿帮忙,在家中举办了模拟法庭,直到胸有成竹。
官司赢了,受害人获得了5万多元赔偿。这位农民拿出500元,酬谢从不吃他一顿饭、抽他一支烟的赵玉中,赵玉中婉言谢绝。“那我就给你鞠一躬吧!”这位农民深情地弯下身子。
农民的鞠躬,在赵玉中心中激起了强烈的冲击。“看到那淳朴的面孔流泪,我的心就会颤动,我的血就会沸腾。”
这之后,每当遇到穷人求助,赵玉中都毫不犹豫地接下案子,义务为他们打官司。
“穷人很伤心,要是有人能帮他们一下多好呀!”赵玉中向局领导提议,要像省里一样成立法律援助中心。局领导和他开玩笑:“那样的苦差事,你干吗?”
“让我干,我就干!”赵玉中语气坚定。“我不收你的钱,是因为你是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仁者安仁,智者利仁。赵玉中就是这样的人:他有爱心,不论在什么情况下,都能始终如一地奉献爱心;他有智慧,知道把爱心献给了贫弱者,社会就更加和谐。他用共产党员最宽阔的胸怀,给予贫弱者温暖、帮助。
684件案件,这是自2001年以来,赵玉中有记载办理的法律援助案件数。每起案件的背后,是一张张破涕为笑的面孔,是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,是赵玉中付出的心血、投入的真情。
1999年4月9日,巢湖市法律援助中心成立。
当年5月的一天,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走进他的办公室。
“哪位是赵主任?”
“我就是!”两个女子闻言,齐刷刷地跪在他面前,一个劲地磕头。赵玉中好不容易将她俩拉起来。
这两个来自吉林的女子,分别是满族小伙子关汉春的妻子和姐姐。不久前,关汉春开车在巢湖市修理油箱时,由于电焊工违章操作,造成油箱爆炸,使他的全身烧伤面积达92%%,整个人被烧得像焦炭似的。家人为了挽救他的生命,不惜卖完了房屋和全部家当,也没凑足医疗费。为使躺在合肥一家医院的关汉春受到良好治疗,姊妹俩只得沿街乞讨,救夫心切的妻子还在胸前挂上“只要有人相助,定当以身相许”的牌子。后经好心人指点,她俩来到巢湖市法律援助中心。
听完两个女子的诉说,赵玉中当即受理了案件。中午时分,赵玉中特意将她俩领到一家酒店,用好菜来抚慰两颗受伤的心。席间,姊妹俩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,却突然停下筷子哭起来:“汉春好久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!”她们要将饭菜带给关汉春吃。
赵玉中的眼睛湿润了。当天下午,他就直奔肇事方单位,取得了相关证据。可是第二天,他再次找肇事方交涉时,肇事方已是人去楼空。
就在这时,合肥传来消息,因欠医疗费,关汉春的医疗已经停止。赵玉中立即来到合肥,用真情打动了院方,使关汉春得以继续治疗。可是,关家人吃的是其他病友施舍的饭菜,却让赵玉中揪心。于是,临别时,赵玉中将身上仅有的200元钱掏出来,交到关汉春姐姐的手心。关家人泪流满面。
回到巢湖,赵玉中把情况向有关方面作了汇报,市委政法委立即发动政法干警为关汉春募集捐款2万多元。
拿到这笔救命钱,关家人激动得热泪盈眶。更让他们激动的是,几个月后,赵玉中为他们争取到了46万元的赔偿金。
关汉春得救了!他的姐姐特地来到赵玉中的办公室谢恩,想到该给恩人送面锦旗,转身要回去。赵玉中一把拉住她:“别买了!一面锦旗要几十块钱,这可够你一家好多天生活呀!”
赵玉中舍不得受援人为他花一分钱。他清楚他们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,他更清楚自己履行的是光荣而神圣的使命。
无为县凤凰桥乡的梅某和丈夫本来恩爱有加,夫妻俩经营棉絮加工,日子过得还算顺心。2001年,因梅某二胎又生了女孩,丈夫开始嫌弃她、殴打她。一天,精神恍惚的梅某上机操作,不小心将头发绞进了机器里。原先漂亮的梅某毁了容,丈夫为此和她离婚。一审判决,梅某只获得5000元赔偿。梅某不服,找到赵玉中,声泪俱下地陈述着自己的不幸。赵玉中决定为她提供法律援助。
梅某家住在交通不便的乡村,每次取证,赵玉中一走就是几个小时,却从未叫过一声苦。有时需要梅某到巢湖来,他还为梅某安排好吃住。
经过努力,二审判决男方又补偿梅某7000元。第一次执行到5000元,梅某拿出500元给赵玉中,赵玉中坚辞不收:“收了这钱,就是收‘黑心钱’!”第二次执行款全部到位后,梅某又拿出300元,跪到赵玉中的面前恳求道:“你不收下,我就不起来。”
赵玉中劝慰她:“我不收你的钱,是因为你是需要帮助的人。”这朴素的言语,感动得梅某泣不成声。“我作为法律援助工作者,只能义无反顾地追求法律的公正。”
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,格外渴望社会公道。赵玉中无私地给予了他们。
17面锦旗,挂满了赵玉中办公室的墙壁。其中的一面锦旗上书写着———“维护法律,伸张正义”,八个大字,格外醒目。它是赵玉中代理原告方打赢官司后,被告送他的锦旗。败诉的一方,心甘情愿地给胜诉一方的代理人送锦旗,这在律师界极为罕见。赵玉中为律师们赢得了荣耀!
赵玉中是法律援助律师,也是普通人,也有亲情和社交关系。他有私情,但他绝不会因私情所困,而让求助于他的眼睛失望!
2001年的一天,赵玉中接下了一个他感到“后悔”的案子。那天,一位妇女走进他办公室后,痛哭流涕,赵玉中立即接下她的案子。然而,调查却发现,妇女要告的人竟是他的同事的嫡亲。更糟糕的是,这妇女知道了其中的关系,便拎上烟酒送给赵玉中,被赵玉中一次次拒绝。赵玉中越是拒绝,妇女越是担心:赵主任真会帮我吗?
这位妇女提心吊胆地过了5个月,终于迎来了她期待的结果———赢了官司,获得了赔偿。“赵主任的心是向着公正的呀!”她喜极而泣。
“一个案子,会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……我作为法律援助工作者,只能义无反顾地追求法律的公正。”赵玉中坚守着这样的原则,播撒着法律的阳光。
居巢区的韩德美曾因为做了一件好事而被敲诈,不法分子采取折磨、威逼等手段,不仅获取了她一张7000元的欠条,还将欠条进行了公证。尤其是,她的老伴和孩子们对她产生误解,致使她有家不能回。她为此痛不欲生。
走投无路之下,韩德美求助赵玉中。赵玉中也有点犯难,因为受理这起案件,必然会对自家司法局的公证处产生不良影响。他向韩德美讲述了难处,韩德美神情木讷地走出了他的办公室。望着那渐渐远去的无助的背影,赵玉中忍不住冲将过去,把韩德美拉回办公室:“我帮你申冤!”压抑已久的韩德美号啕大哭。
案件经过艰难的办理,赵玉中让韩德美获得了赔偿,重新回到了温暖的家,还让不法分子受到了刑事处罚。“赵主任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”韩德美热泪滚滚。
追求公道,赵玉中的人格力量变得强大。
2002年的一天,在居巢区一个村,被召集来打架的几十个大汉,踢开一处居室大门,愤怒地冲进了屋里。可是,当他们看见已经赶来的赵玉中,正在语重心长地做工作时,他们一边往外退,一边责备喊他们来的人:“赵主任在这里,他会公正处理的。你把我们喊来,不是太让我们丢脸了吗?”
一起一触即发的群体性斗殴事件,就这样消除了。“只有付出极大的责任心、同情心,才能为受援人争取到最大的合法权益。”贫弱者期待着有人能帮助他们,还期待着通过这种帮助,把他们的权益实现到最大化。赵玉中竭尽全力满足了他们。
98%%的胜诉率,这个令所有律师羡慕的骄人成绩,是赵玉中发挥聪明才智的结晶。
2001年夏天,一艘停泊在无为县姚沟港湾的六安货轮,被一艘航行的安庆大货轮撞上,造成停泊货轮船主妻子落水身亡。但是,事故鉴定结果却是:停泊货轮负全责。
这个“毫无胜算”的案子,赵玉中勇敢地接了,细致地进行了调查取证。庭审中,赵玉中就鉴定结果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然后,他发出了催人泪下的演讲:“请法庭注意:受害人7岁的女儿,现在天天坐在船头,望着波涛滚滚的江面,不停地念叨着:妈妈会游泳,我一定能等到妈妈回家……”
法庭里传来了低声的啜泣,坐在旁听席上的被告方经理立即起身:“我们愿意承担全部责任!”
人们惊呆了,审判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大声地询问被告:“请被告再重述一遍!”
“我们愿意承担全责!赵主任能够做善事,我们也愿意做善事!”被告人声音洪亮。
案子翻过来了!被告人当庭以最高的标准,赔偿了受害人7万元。受害人的女儿抱住赵玉中的腿,哭成了泪人:“赵叔叔、赵叔叔……”“法律援助案件大多是‘骨头’案件,只有付出极大的责任心、同情心,才能为受援人争取到最大的合法权益。”赵玉中满怀深情地说。
5月16日,居巢区的周存胜向赵玉中倾诉,2005年11月2日,他在一家企业打工时,左手不幸受伤,落下了终身伤残。但是,老板却以没有签订用工合同为由,拒绝给予其赔偿。
这又是一起“骨头”案件啊!赵玉中爽快地接下了案子。相关的证人证言获得了,但这只是孤证,要想获得法庭的支持,必须获得用工方的证言证词,形成证据链。于是,赵玉中找到老板的妻子,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,取得了谈话笔录。赵玉中请老板的妻子签名,她真诚地说:“赵主任,你的诚意打动了我,尽管我知道签字对我们很不利,但是我愿意签。”“当我想到那一双双期待救助的眼睛时,我停不下来了。”
有了一方面执著的追求,往往要做出另一方面巨大的牺牲。在这永恒的辩证关系中,赵玉中也不例外。
每天,求助的人一茬接一茬。一年365天,赵玉中只有不足6天的休息时间。
秦正友是赵玉中4年前援助的残疾人,各项赔偿款早已到位,但赵玉中依然牵挂他,还不时与当地政府联系,请求政府给秦正友办理低保。诸正春是赵玉中刚接手不久的受援人。17岁的她在打工时失去了左臂,因为用工合同问题,她请求的赔偿被一审法院驳回。10月22日,在一审判决上诉期限的前一天傍晚,她在父母陪同下,匆匆从和县石杨镇赶到巢湖,是赵玉中连夜为她写好了上诉状,才保证了她的诉权。
赵东是个曾因受“冤案”困扰想杀人的人。他情绪低落时,就来到赵玉中的办公室,看赵玉中忙碌的身影,听赵玉中说话,他的心情就会舒畅,他就懂得相信党、相信法律。从而打消了杀人的念头,珍爱生命……
在追求法律援助的事业中,赵玉中没了双休日、节假日,甚至连春节也只能安稳地过3天。
妻子王迎春曾埋怨他:“人家律师买车子、买房子,双休日还能陪老婆孩子,你个法律援助律师,怎么整天不着家呀?”
赵玉中憨厚地说:“人们常说,做好事不得病!等工作30年,我就退休,陪你买菜、做饭、散步、逛街,还要开一家律师事务所,为你买一座大房子。”
王迎春知道这是赵玉中哄她的话。早在一次“盯梢”中,她已发现赵玉中的感情天平,倾向了他的事业,倾向他所钟情的贫弱群众。
因为这份感情,赵玉中每天中午12点半、晚上6点半回家,脚步声总是很慢、很沉;
因为这份感情,面对不少于50万元年薪的诱惑,赵玉中不动心;
因为这份感情,在贫弱者最需要他的时候,赵玉中会牺牲亲情。
2004年元旦刚过,赵玉中的女儿突然病倒了。送到医院检查,发现女儿的心脏出了毛病。医生建议:要想治愈,必须去上海或者南京做手术。赵玉中感到自己欠妻女的债实在太重了,决定和妻子一道陪女儿到南京治疗。
他们去了南京。就在女儿即将手术的前两天,赵玉中接到了上海的一个开庭通知书,他代理的一起交通肇事案开庭时间,与安排女儿手术的时间是同一天。同时,他援助的另一位农民工在上海被伤害案也急需调解。
女儿的手术生死攸关,上海开庭日期不可改变。赵玉中只好向医院请求,能否将女儿的手术提前进行。医院答复:可以提前,但风险加大———只能安排医生在做完其他手术后加班。
赵玉中选择了冒险!令他欣慰的是,女儿的手术非常成功。
第二天,赵玉中赶到了上海。在女儿住院的几天里,他为交通事故中受伤的民工杨红英,争取了16万元的赔偿;为另一位受到伤害的民工徐宏海,获得了30多万元的赔偿。
今年6月7日,一直对女儿心存愧疚的赵玉中,决定送女儿参加高考。那天,他和女儿坐上出租车,司机刚把计价表扳下来,又迅速推了回去。
“你不打表吗?”赵玉中纳闷地问司机。
“你是赵主任吧?你打的,我不能收钱!”司机吐出真言:“你不认识我,但我们下岗工人都认识你,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好事,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!”
车到终点,赵玉中掏出5元钱给司机:“几块钱对我没什么影响,但是对你们下岗工人就不同了。”
女儿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出租车司机也投来了敬佩的目光:“赵主任,今天我真正感受到了你的为人。”
“当我想到那一双双期待救助的眼睛时,我停不下来了。”赵玉中说。
赵玉中的心总是和贫弱群众一起跳动!情总是和贫弱群众紧紧相连!  


(据《安徽日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