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13版:十年间,盲人爱上电影院

2018/4/2 10:30:03   点击数:80
核心阅读

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完善社会救助、社会福利、慈善事业、优抚安置等制度”“发展残疾人事业,加强残疾康复服务”。

  如何让残疾人获得有质量的志愿服务?浙江宁波发动社会力量精准助残,盲人电影院、爱心车队、组织春游及“点单式”“一对一”等形式多样的服务满足了残疾人需求。同时引进专业人才,创新“公益创投”模式,满足个性化需求。

  

  春天能到外面走一走,盲人陈翠珍心里开心极了。

  前不久,她和72位盲人游客一道,在志愿者陪同下,来到宁波市郑氏十七房景区,参加了名为“触摸春天”的春游活动。此次活动,宁波市海曙区“81890光明俱乐部”联合近30家单位和公益机构做了全程保障。

  “触摸春天”,作为“光明俱乐部”服务盲人群体的一项内容,已坚持了10年。俱乐部还为盲人提供“看”电影、借书、上网、文艺演出等服务。如今,不独海曙区,这一精准助残创新模式还在宁波北仑、慈溪、奉化和浙江金华等城市遍地开花。

  盲友相聚

  众人帮扶“看”电影

  3月10日下午,年过古稀的盲人倪北海,又和几十位盲人朋友相聚在了光明电影院,这天看的电影是抗战影片《百团大战》。

  每月第一个周六的下午,出租车司机志愿者夏慧星和林金良等人,都会专程接上盲人朋友来到宁波81890求助服务中心“看”电影。

  “眼前这个人戴着小黑帽,腰里别着烟斗,他叫刘柱子,是八路军的地下工作者……”讲解员在讲台上绘声绘色地描述电影战况,盲人朋友们坐在台下侧耳聆听。整部电影的放映过程除了正常的角色对白外,还有讲解员不间断地通过旁白来介绍画面背景、角色举止和故事情节。偶尔穿插的几句宁波老话,把盲人们乐得笑逐颜开。

  “创办光明电影院,缘于一个倾诉电话。”曾任“81890”负责人的胡道林说,2007年底,一位盲人朋友给求助服务中心打来电话,诉说自己在50岁那年因病失明后,几乎没有了文化娱乐,生活枯燥苦闷。

  “他们虽然看不见,但听觉很灵。我当时就想,服务中心能为盲人做什么?”胡道林说。关注到这一特殊群体后,“81890”联合海曙区残联创建“光明电影院”,并向社会招募讲解志愿者,开了全省先河。讲解志愿者吴云飞回忆,2008年2月23日下午,电影院正式向盲人放映了第一部影片《暖春》,他用宁波方言声情并茂地演绎,让不少盲人流下激动的泪水,最后自己也被眼前的一幕感动了。

  后来,每月一次的“看”电影成了盲人朋友们的期待,有人义务来回接送、有人搀扶他们上楼、有人负责讲电影给他们听……截至去年底,光明电影院“观影”的盲人达到10354人次。

  2009年5月,应盲人朋友的需求,“81890”在光明电影院的基础上形成了集电影院、图书馆、网吧、活动中心于一体的综合性公益组织——“81890光明俱乐部”。

  多方合力

  爱心精准送到家

  因为“81890”,盲人的活动半径扩大了。“让他们走出家门,融入社会,仅靠服务中心的力量还是不够。”“81890”主任金莹说。

  在宁波,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参与了进来。

  为了办好此次“触摸春天”春游活动,宁波交警一早就为爱心车队开设交通信号“绿波带”,交警部门的志愿者陆明光和出租车司机志愿者夏慧星一起,去踏勘了爱心车队行驶线路、交通情况和停车场地……这样的志愿服务,陆明光坚持了7年;为了保证春游质量,近30家单位和公益机构的志愿者参与了进来,为盲人朋友提供“一对一”服务。

  志愿者中,还出现了老人们的身影。海曙郎官社区70岁的许银花阿姨,就是盲人们特别熟悉的志愿者。光明电影院开办后,她每次都会在开演前到盲人家里,陪着上、下出租车,陪着走进电影院,还绘声绘色地为他们解说。最近,许银花和老伴做了一个决定,在市红十字会办理了捐献眼角膜手续。

  考虑到盲人出门“看”电影出行不便和安全问题,俱乐部联系了省级文明车队夏慧星车队的志愿者。还制定规范,要求车队司机如遇盲人单独在家的,在出门前要负责检查盲人家中水电是否关闭,在路上不能随意让盲人下车等。目前,宁波市出租汽车协会下的16个品牌车队400多辆出租车,定时参加每月一次的接送盲人志愿服务,截至去年底已接送近2000车次。

  为了让志愿服务规范化、专业化,俱乐部请来优秀志愿者现场讲解,专门制作接送、陪护的教学视频。“志愿工作仅凭热心肠是不够的。例如给盲人讲解电影就不容易,前一个多月就要做准备工作了,电影要反复看上10多遍,还要看影评、写讲稿。”来自宁波海关的义务讲解员钱帅宇说。

  今年,针对75周岁以上出行不便的盲人,俱乐部又专门设立了“81890爱循环”小分队,安排志愿者每月定人、定时“送爱到家”,教盲人学盲文、制作有声图书、代购日用品、维修家里物件等服务一应俱全。

  “目前,光明俱乐部已有50余支志愿者队伍、3000多名志愿者,提供志愿服务8000多次。”俱乐部负责人史文娟说,今年,我们提出了“精准服务”的目标,不仅要多引进具有专业技能的志愿者,更要多听盲人朋友在时代发展中出现的新需求,尽可能提供“点单式”服务。

  政府引导

  创投项目频孵化

  爱,从来都不是单向的给予。

  30岁出头的宁波市特殊教育中心学校盲人教师陈坤烨,这几天正在教身边有需求的盲人朋友使用智能手机,感受智能生活;盲人作家陈效平通过语音识别软件,为20余名残疾学生和残疾人子女免费辅导作文;每逢“81890”便民服务月时,盲人按摩机构会自发推出免费推拿活动;每逢重阳节,有文艺特长的盲人会在俱乐部组织下到敬老院爱心义演。

  “盲人们也在贡献着自己的光和热,获得了成就感,生活得更有尊严。”金莹说。

  更多关于尊严的刚性保障,来自政府。

  10年来,光明俱乐部也在不断摸索中成长壮大。如何让志愿服务变得更有序、更专业成为新的要求。“在今年两会上我们能看到国家对公益事业的关注,‘促进社会组织、专业社会工作、志愿服务健康发展。’盲人群体需求的特殊性,也激励他们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化服务水平。同时,也倒逼职能部门必须从‘群众需求第一’的角度出发,做好分内事。”海曙区残联理事长邱少军说。

  “下一步,我们将深入开展精准康复、精准就业、精准助学、精准保障,不让一名残疾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‘掉队’”。邱少军介绍,同时,还将花大力气推进助残公益项目发布、筛选、孵化活动,将品质控制、人才培训发展成为完整链条,将枢纽型助残平台作为政府实事工程来抓,全面打通社会力量参与助残服务的通道,真正让1.8万余名残疾人共享社会发展成果。

  宁波,正向残疾人和更多的弱势群体敞开怀抱。

  如今,海曙区各类公益慈善、助残志愿者团体多达500余个,固定志愿者超过4万名, OK管家部、北斗心灵关怀社、恒爱公益编织站、添翼助残工作室等一大批品牌组织在群众中颇有口碑。“馨之园”社会助残服务中心致力于即时对接残疾人个性化需求,大到组织“唐宝宝”家庭自建唐氏儿童康复中心,小到实现一个轮椅孩子去海洋公园过生日的愿望,4年来共帮助8612个“心愿”找到了温暖的援助力量。而对于残疾人群体中普遍存在的烦心事,该中心以小资金撬动大爱心的形式孵化了54个社会助残项目供社会爱心力量认领,并组织志愿者长期服务,至今受惠2.1万多人次。

  “目前,像光明俱乐部这样‘造血’功能强大的公益组织毕竟不多,为了鼓励、扶持更多草根公益团队更好地奉献社会,海曙区创造出‘公益创投’模式,将‘企业创投’的做法运用于公益事业。”海曙区民政局局长宋文夫说,目前已累计有900多个公益创投项目吸引1325万元社会和政府的公益金支持,这些资金从申请、审核到审批、拨付,都由区纪检、审计部门参与督查,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到刀刃上。

  从“81890光明俱乐部”十年花开,到宁波首个综合性公益聚集地——善集·宁波市公益街区欣欣向荣;再到集中纪念各类道德模范、最美人物、文明事迹的“宁波爱心公园”刚刚开园,“人人向善,百爱汇海”,成为宁波最有温情的注解。

  (续大治参与采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