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网:光明影院,演繹“光明”故事

2018/3/20 11:35:15   点击数:59

“這是玉蘭花,來,你聞聞!”3月17日上午,春色正好,寧波市鎮海區鄭氏十七房景區迎來了一批特別的游客。寧波市81890求助服務中心等機構在這裡聯合舉辦“觸摸春天”盲人特色春游節,72位盲人在志願者的陪同下赴這場與春天的約會。

這是每年春天倪北海最期待的時刻。10年前,一場電影為他黑暗的世界打開了一扇門,從此,每個月第一個周六的下午,他都會來到海曙區中山西路的寧波市81890求助服務中心,看一場盲人的專屬電影,沉浸到收音機以外的聲音世界中。和倪北海一樣的200余名盲人走出家門,走到一起,走進春天。

這家電影院名為“光明”,服務對象是盲人群體,從2008年2月放映第一部電影開始,至今已經走過了10個年頭。10年間,這裡的人與事如光影變幻,卻共同演繹著“光明”的故事。

放映:我是你的“眼”

倪北海至今仍記得很清楚,2008年2月23日下午,電影院正式向盲人放映了第一部影片《暖春》,講解志願者吳雲飛用寧波方言聲情並茂地演繹了感人的電影情節。電影放映完畢,在場二十幾名盲人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,不少人流下了淚水。

這家名為“光明”的電影院,起源於一個傾訴電話。

2007年底,一位盲人朋友給寧波市81890求助服務中心打來電話,訴說他在50歲那年因病失明后,幾乎失去了文化娛樂,生活枯燥苦悶。這不禁讓時任服務中心主任的胡道林想起了一個場景:一名小女孩在扶盲人過馬路時,為盲人描述了路上的警示牌,過完馬路,盲人十分感激地擁抱了女孩。服務中心能為盲人做什麼?

當時,北京等地已經有為盲人口述影像的服務形式。在和本地影視工作者商量后,81890服務中心聯合海曙區殘聯,開始組建81890光明電影院,並向社會招募講解志願者。

但是有沒有盲人會來,電影怎麼放,工作人員心裡都沒有底。作為第一任院長和講解員,吳雲飛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嘗試。為了讓盲人有更好的“觀影”體驗,吳雲飛利用休息時間,向電視台的專業播音員請教如何講解,還讓家人當觀眾,背對屏幕聽她反復試講。到后來,《暖春》的每一個鏡頭出來,她都能准確描述。

正式放映前,電影院請了20位盲人前來試聽。直到“看”完,倪北海動情地拉著胡道林的手說,“來之前我一直在想,我們看不見還叫來看電影,這不是侮辱人嗎?沒想到啊,我們真的也能‘看’電影了!”

在日益積累的放映經驗和盲人的反饋中,吳雲飛逐漸掌握了盲人們的一些“術語”。“比如講場地,不能講‘幾米’,要講‘幾步’﹔盲人說‘熱’,其實是代替‘紅’,‘冷’就是‘白’……”在一場場故事分享中,盲人的世界漸漸呈現在志願者面前,而盲人之間也打通了各自的“孤島”,走出了與收音機為伴的封閉房門。

如今,電影院的“票房”幾乎場場爆滿,截至2017年底,在電影院參與“觀影”的盲人達到了10354人次。

陪護:凝聚城市愛心

2009年開始,應盲人要求,服務中心逐漸增加盲文圖書、電腦、活動器材等,電影院也發展成為多功能的“81890光明俱樂部”。

在盲人們的心中,“81890光明俱樂部”能夠成為他們共同的家園,還離不開一群老朋友。對於今年70歲的許銀花來說,成為俱樂部的盲人陪護志願者完全出於偶然。8年前,退休賦閑在家的她,看到81890服務中心在電視上招募助殘義工的消息,這個平日裡的社區熱心人心頭一動,就撥打了報名電話。她沒想到,一轉眼就已經干了8年,如今她是3000多名陪護志願者中,盲人們最熟悉的一位貼心人。

在許銀花看來,她堅持的事無非就是陪伴。每次到放電影的日子,她就會上門到結對的四五位盲人家裡把他們送上車,電影散場后,她又領著盲人肩搭著肩去車站,臨走不忘拜托司機在站點提醒他們下車。這麼多年,她隻有一次因為突發小中風住院而缺席了放映。最近,許銀花和老伴做了一個決定,在區紅十字會辦理了捐獻眼角膜手續,決定去世后繼續陪伴盲人,做他們的眼睛。

一場盲人電影的放映,凝聚起的是整個城市的愛心。了解到盲人出門“看”電影大多需要自己出行,有的還要一大早起來搭乘公交車,出租車司機林金良所在的中北文明車隊與盲人簽訂了結對協議。每月一次,林金良都要到15公裡開外的五鄉鎮去接上劉良樹夫婦。

在一次去接人時,得知劉良樹因低血糖臨時住院,林金良調轉車頭直奔醫院,不僅送上了慰問金,同時還叮囑再三,“有事情隨時通知我”。愛心車隊在接送時飄揚起的黃絲帶,不僅連接著盲人與電影院,更是個體間的連接。這個隊伍現在已經壯大到寧波市出租汽車協會下的16個車隊400多輛出租車。俱樂部集結的社會各界志願者隊伍超50支,截至2017年底,各類志願服務達8097人次。

目前,為盲人口述影像的模式已經在寧波北侖、慈溪、奉化以及金華等地成功復制。十周歲的光明電影院在海曙區成長,汲取著志願活動創新的營養。電影、書籍、網絡打通了盲人體驗外界的通道,讓俱樂部的盲人們更為觸動的是,這個城市也向他們敞開了更寬廣的懷抱。

2009年開始,每年春暖花開的時候,俱樂部都會組織一場盲人們的春游活動,天一閣、動物園、非遺館……城市裡的不少標志性地點都已經留下了盲人們的足跡和感受。“我能感受到春風吹在臉上,路上的車流為我們開道,在這個愛心城市很舒服,很幸福。”倪北海展開了笑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