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仑81890工作人员获区“最美助残志愿者”

2018/10/16 14:00:48   点击数:51

        盲人朋友想出去看看,她便搀扶着他们走出家门,引导他们近距离感受社会的变化发展;盲人朋友看不见自然美景,她便耐心将眼前景色描述给他们听,让他们能从心里“看见”……志愿助残这3年来,她用心帮盲人朋友打开了一扇又一扇“看见”世界的窗户,与很多盲人朋友成了知己,更成为他们看世界的一双眼睛。她就是今年被评为区“最美助残志愿者”的王伟红,她也是红领之家“光明行动”服务平台的成员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活动形式多样,让他们多维度“看”世界

        今年42岁的王伟红是河南人,来北仑已经有18年了,在红领之家负责人陈军浩的引领下,于2012年加入红领之家。积极向上、乐于志愿服务的她于2016年成为一名共产党员,也正是在那年,她在红领之家接触到了“光明行动”这个服务平台,并成为这个特殊志愿队伍里的骨干。

“光明行动”,顾名思义,就是为盲人朋友提供志愿服务。王伟红说,每次的近距离接触,她都能感觉到他们是多么渴望走出去,多么渴望触摸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,多么渴望能融入社会这个大家庭。“而每次开展的‘光明行动’都能让他们离梦想更进一步,能一点点帮他们圆梦是让我们前进的动力。”

“下一次还会有活动吗?什么时候?我还想参加,能不能再叫上我。”“我们去玫瑰园好不好?听说那里很漂亮。”“我住在海口村,但我从来没去过春晓的花海。”……王伟红说,每次出去“看”世界,盲人朋友们都很积极、很开心,他们会用“漂亮”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听到的、想象到的风景。

游公园、“看”花海、“看”电影、“看”女排比赛……为了满足盲人朋友的精神文化需求,让他们有更多走出家门的机会,融入社会,“看”世界变化,“光明行动”组织了形式多样的助残志愿活动,受到了盲人朋友们的喜爱和欢迎,也让他们大饱“眼”福。

   

服务细致到位,让他们感受社会的温暖

“这台阶有这么长啊!”“这是柱子吗?为什么这个面摸起来是平的?那这根柱子得多大多高啊!”前年,6位盲人朋友来到北仑体艺中心观看了德国队与泰国队的女排比赛,让他们现场感受到国际女排赛事的激烈和精彩。“他们被现场热烈的气氛感染了,也很喜欢、享受这种氛围,跟着观众一起喊‘加油’,那个晚上他们都很开心。”这些都让王伟红印象深刻。

为了更好地帮盲人朋友,王伟红等6名志愿者做足了准备工作,提前来数了进入赛场5号门前的台阶有多少级,了解德国和泰国两队队员的年龄、身高、体重、扣球高度、拦网高度以及两支队伍的基本情况……王伟红说,她专职服务的是贺大爷,刚开始老人的脚步是探索性的,有些迟疑,她搀扶着大爷,并告诉他周围的环境、路况,慢慢地,大爷的脚步就轻快了些,敢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北仑体艺中心的大广场了。

赛事结束后,外面下起了大雨。王伟红说,贺大爷几人都没带伞,好在有位志愿者的车里有。他们把伞给盲人朋友遮雨,自己却全身湿透。把贺大爷送到家已经是下午5点多,老人一到家就迫不及待地对在门口接他的老伴说:“今天我要喝口老酒,交关开心。”

王伟红说,家门口的国际性比赛,盲人朋友也不能错过,它是世界跳动的脉搏,希望志愿者们用暖心的服务传递温度,用贴心的服务积累厚度,用细心的服务打造文明的高度,让他们重拾“光明”,跟上世界发展的步伐。

走在路上,王伟红会让盲人朋友走在马路内侧;过人行横道时,她会提前告知盲人朋友要走多少步,让他们心里有个概念;偶遇低垂的树枝,她会用一只手放在盲人朋友头顶上方帮其挡开……她的每一个举动都让盲人朋友感到心安和温暖,也让他们的每次出行都感到愉快和满足。

心与心交流,与他们成为知心朋友

        在这期间,王伟红与不少盲人朋友成了知己,20多岁的燕子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两人在去年12月召开的区残疾人联合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结识,燕子是此次大会的残疾人代表,而王伟红是专职为燕子提供服务的助残志愿者,燕子还主动加了王伟红的微信好友,偶尔会找她聊天。

“王姐,后天有空吗?真希望您能来。”6月7日,王伟红的微信响了起来,发来这条信息的正是燕子。原来,燕子参加了9日的区第四届残疾人运动会,想邀请王伟红来看她的比赛。“那几天我刚好在准备其它活动,实在没空,我就用微信语音跟她聊了一会。”王伟红说,燕子非常积极乐观,她对很多新事物、新科技都感兴趣,不想落伍,想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。

志愿服务活动让很多盲人朋友相识、相交。每双月15日是“光明行动”的观影日,每次活动都安排专车接送,并配两名红领志愿者全程陪同服务。而“看电影”也备受盲人朋友期待,每次活动都有十几二十多位盲人朋友参加。不少盲人朋友在这里相识,并成了好友,多次相约一起观影。这其中让王伟红印象深刻的是阿杰和贺老伯。

“记得那次观看的影片是《邓小平1928》,当我们电话打给阿杰时,他满口承诺:‘一定参加,早就在等着了!’随后又追问了一句:‘老贺来不来?’”王伟红说,阿杰口中的老贺是他在之前的“光明行动”中结识的一位盲人朋友,原来,阿杰是想老朋友了。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,贺老伯家里的电话都没人接。“盲人朋友想老朋友了,想办法也要联系上。随后,我们就来到贺老伯家中,传达阿杰对他的挂念,贺老伯对我们的到来也十分感动。”王伟红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