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政务站 >> 新闻中心 >> 媒体报道 >> 新闻内容
现代金报A06:社工人手严重缺乏,待遇难留人人大代表:引进专业机构很有必要
2018/1/12 15:41:01   点击数:85
 

代表委员(图左)和居民面对面聊居家养老

pj1801109135

    养老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,前天上午,由现代金报与农工党宁波市委员会联合组织的“代表委员走基层”最后一站来到了浙江省“以老助老先进单位”丹顶鹤社区,听取民声民意。

    宁波市人大代表邱海燕、金莹,宁波市政协委员吴道涛、王晓茹在这里听老人聊心中的幸福晚年。

    □金报记者 彭媛 贺艳 戴晓燕 摄影 记者 张培坚

    A访社区

    小区设置慢生活体验馆

    吃饭聊天,还有丰富多彩的活动

    上午9点,代表委员来到 “老伙伴慢生活体验馆”,这里是丹顶鹤社区的居家养老中心。茶室里,七八位老街坊围着一张桌子聊得正欢,聊子女,聊健康,聊吃什么,年龄最长的老太太已经97岁高龄。不一会儿,体验馆的志愿者给大伙儿每人端上一杯免费的豆浆。豆浆都是现磨的,热气腾腾,香气扑鼻。喝着豆浆,老人们聊得更有滋味了。80岁以上老人、70岁以上独居老人每天都可以来这里喝免费豆浆,这已成了大家的一个生活习惯。

    300多平方米的场地装修得古色古香,按照功能分设多个房间,老年人按照兴趣互不干扰,一派祥和。“我们社区有居民3300多人,其中60周岁以上有1000多人,70周岁以上有700多人。这些老人,有100多人是独居的。”丹顶鹤社区居委会书记黄菊芬说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这些老年人平时的吃饭问题,五六年前,白鹤街道统一设置了一个中央厨房,老人通过居委会订餐,由中央厨房来配备。

    79岁的吴翠娣老人,16年前老伴去世,一个人生活。今年,她尝试订餐。“一个人吃饭菜不好烧,少了营养跟不上,多了浪费。所以我就试试订餐。我吃吃,味道还不错。”据了解,订餐一份10元,一荤一素两个菜,还有一份汤。老人都说,分量比较足,订一餐可以吃两餐了。

    吴翠娣有一个儿子,就住在丹顶鹤小区附近的白鹤小区,隔一两天也会给她送一些烧好的小菜过来。“凭良心说,这样养老我很满意。”她拉着人大代表邱海燕的手说。

    黄菊芬说,为了给老人创造一个良好的活动环境,2015年底丹顶鹤小区建造了这个老伙伴慢生活体验馆。每天下午,体验馆都有安排丰富多彩的活动,比如唱戏、烘焙、瑜伽、手工等。这些活动都是事先征求大家意见后开展的。这不这段时间,老人们提出想学插花,居委会正在协调这方面的志愿者。

    B

    听民意

    关键词:社区医院

    “小病进社区”不尽如人意

    今年82岁的老党员张荣成前天一大早就等在了丹顶鹤社区的活动室内,他专程从百丈街道潜龙社区赶来,随身还带来了针对居家养老条例整理的一份自己想法的稿子,上面写着“养老施设不统一、不配套”,“对老小区高层住宅要抓紧安装电梯,并加大对安装费的补贴”、“要增加对癌症老人提供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,家庭医生跟踪服务、上门巡诊有名无实,要改革整顿”等意见和建议。

    “我主要想反映的问题是关于社区医院的。”张荣成说,现在宁波提倡“大病进医院,小病进社区”,老年人也希望这样,小病小痛家门口就能看,但事实上并不尽如人意,“说是有大医院医生来坐诊,我跑了好几趟都没碰着,也没人告诉我准确的时间。像我们年纪大了,行动不灵活了,难免磕磕碰碰,很多社区医院看不了,想测个骨密度,社区医院也没条件。”

    正在完善,资金逐步到位

    宁波市政协委员、康宁医院主任医师王晓茹表示,其实宁波已经在做着将大医院资源逐渐引入社区医院的事了,“拿我们康宁医院来说,就有一些专家医生定期在社区医院坐诊,政府也在逐步完善小医院的设备,资金逐步到位,都是为了早日实现居民就近治疗的愿望,我也会把这次社区居民提出的好建议整理起来做个提案,带到两会上去。”

    关键词:夜间照看

    最怕的是老人夜间没人管

    小陈是丹顶鹤社区的一位社工,她告诉记者,社区一直以来注重“以老养老”,也有志愿者与独居老人结对,但最怕的就是老人夜间没人管,病了伤了都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家里安装了应急呼救机器,我觉得很好,但这是自费的,我们不能强求每家都装上,社区来承担这笔费用也不现实。更大的问题是,即便是装了,如果子女离得远赶不过来怎么办?要是呼叫的是志愿者,没及时上门出了意外算谁的责任?”小陈无奈地表示。

    保险公司可以参与进来

    宁波市政协委员、宁波市残联副理事长吴道涛对此深有感触:“独居老人需要有人关心,平常多看望,及时发现老人身体或心理状况的变化,早做预防是很有必要的。另外与社区签约家庭医生服务也应该加强,这就要政府干预购买服务,提高家庭医生上门问诊的频率,多打电话了解老人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针对社工提出的安装呼救器的建议,吴道涛提出由保险公司承担的想法。“有应急手环、呼叫按钮确实是好,但志愿者也是普通人,晚上也要睡觉,看不到手机警报也难免,如果由商业保险介入,设计险种,安排专员24小时值班,就更有保障。这个费用可以老人家庭承担一部分,政府补贴一部分,我觉得宁波可以探索尝试这一模式。”吴道涛说,居家养老需要家庭、政府、社会各界齐心协力,共同分担,宁波应当在保障基本的基础上,适度超前,这样才能展示出宁波文明城市的风采。

    社工人手缺乏力不从心

    关键词:队伍建设

    陈红丽和周嘉晴是丹顶鹤社区的社工,对于居家养老工作最有感触。

    周嘉晴说:“我们社区专职社工一共7个人,单居家养老工作就‘压力山大’,缺人手,更缺专业人员,我们在很多方面也觉得力不从心。希望能有更专业的社工加入团队,能给志愿者提供一些培训。但是社工的待遇加上工作性质,目前要留住人才也比较困难。”

    对志愿者实行激励机制

    对此,宁波市人大代表、市妇儿医院副院长邱海燕说,在人才有限的情况下,现在社区很多工作都有志愿者在协助完成,对志愿者实行激励机制,或者政府通过购买服务,来引进专业机构承担相对专业的工作都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志愿者队伍也要讲究梯队建设,一辈带一辈。另外,对于养老工作,我们要明确,家庭才是基础,政府只是依托,我们要大力宣传家庭传统责任,作为子女,孝顺赡养老人是义务,不能直接推给政府,自己甩手不管,我们在日常调研中就有耳闻一些子女推脱的案例,这是不对的,对于老年人来说,社工、义工再尽心尽责,政府做得再多,也不及子女孝顺来得幸福感强。”宁波市人大代表、宁波81890求助服务中心主任金莹这样呼吁。